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库车县 >

骑行865公里 饱览独库公路的雄奇壮美

归档日期:03-1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库车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回来后,我开始渐渐体谅每个鼓起勇气骑行在独库公路上的人。有人骑行是为了寻回真实的自己,有人是为了放下心中的愁绪,而对我来说,在独库公路上骑行,是为了感受一次“眼睛在天堂,身体在地狱”的人生经历。

  在去年那次骑行中,我绕过奇险的山路,亲触过高原之上的云雾;我在爬坡的暴雨中感受举步维艰;在俯冲的疾风中感受潇洒自在;在孤寂的公路上聆听生命的气息;在突发险情中体会友情的炙热……

  “给你一个月时间去骑车,回来再告诉我要不要辞职!”看完辞职报告的老板对我说。“得,那就回来再说吧。”我心里想着。回到家,收拾好背包,准备好自行车,约上好朋友阿威,开启了期待已久的独库公路之行。

  新疆的八月是夏天的尾巴、秋季的前奏。顶着暖阳,身边疾速掠过凉爽的风,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,刚开始,一路畅快飞奔。

  骑车到了玛纳斯县后,我的膝盖变得疼痛起来,有点后悔忘了带上护膝。虽然疼痛难忍,但我们还是坚持到达了石河子市。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身上时,我完全沉浸在这美景之中,膝盖的疼痛竟短暂消失不觉了。不得不说,大自然的魅力往往能给人带来神奇的治愈力量。

  2018年8月21日当天,我们要骑行90公里的上坡路,那是我们骑行过程中最艰险的一天。

  在距离630乌兰萨德克道班还有11公里时,暴雨忽至,瞬间把我们淋成了“落汤鸡”。眼看着四周都是山坡,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,我们便冒雨继续骑行,想赶到防雪隧道长廊内避一下。结果情况却出人意料,隧道内风大,把我们湿淋淋的身体吹得更冷了,我们只好继续前行。暴雨之下也没有往来的车辆,半路上,一位来自武汉的骑友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中。三人冒雨又骑了一段路后,遇到了一位卖玉石的大哥,他看我们湿淋淋的样子,就把他车里的玉石放到了帐篷里,让我们到车里去避避雨,取取暖。

  眼看雨渐渐小了,我们告别卖玉石的大哥继续向前骑行。武汉大叔因体力透支,落在了我和阿威后面。但等我们到了630乌兰萨德克道班,却看见武汉大叔早早到了,原来他因体力透支严重,中途搭了顺风车,而载他的司机就是那位卖玉石的大哥。

  难得再次相遇,卖玉石的大哥请我们在乌兰萨德克吃饭喝酒,相谈甚欢,临分别前,他还给我们送了几个大西瓜。

  骑行到第七天的时候,我们准备翻越最后一个达坂:铁力买提达坂。一到山口,我们就卯足了劲开始爬“七十二拐”的陡坡,谁料想天气突变,这雨说来就来了。我和阿威赶紧换上了冲锋衣,但等到我们把衣服换好后,雨却变成了雪。在新疆,八月的雪可一点不逊色于十二月的,洋洋洒洒的大雪,把我们全淋湿了。

  身上的衣服湿漉漉,迎面的风雪寒冷刺骨。原本同行的武汉大叔因为受不了风雪,先搭车走了。我和阿威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搭车,就顶着风雪继续爬坡。

  到了铁力买提隧道口,我的身体开始不停地发抖,手套里全是水,我们把手套拧干放在包里,使劲搓手,好让手暖和一点,能稍微抓住车把推车前行。

  过了隧道又是一个下坡。雨雪天的下坡路并不是那么容易走,我们走走停停三次,途中遇到一对自驾游夫妻,他们热情地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,表示可以带我们一段路,当时我们不想让自己的骑行之路有遗憾,就没有搭车。

  最后一次休息是在距离大龙池还有五六公里的地方,当时冷到我们整个人站都站不起来。我们把车停在路边,拿出仅有的一根烟,用烟的微火取暖。

  穿过阿艾村时,路旁的山峦从生机勃勃的绿色渐渐转为火热的红色,山体向一侧倾斜,景观非常奇特。疲惫的我们找了一处阴凉,靠着大树,感受眼前的云淡风轻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醒来时,一头牛正对着我们,嘴里咀嚼着我们的苹果。现在一回想起那个画面,我就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短暂的休息后,我们继续前进。途中遇到好心的哈萨克族大哥请我们到他家里吃饭,还有一阵稚嫩的声音为我们加油。我们穿过克孜利亚地貌的红色山峦,和庞大的卡车同行,奔波多时,我们终于到达库车收费站。

  刚刚骑过收费站门口,我的自行车车链再次断裂。之前断过一次,阿威用武汉大叔的工具帮我修好了,而这次不仅没有工具,链条也经不起再修,准备工作没有做充分的我们甚至连拉车的绳子都没有,阿威只能骑车去前面找绳子,最后捡了路边一条废弃的绳子。

  从收费站开始的七公里路上,阿威在前面拉着我,我们就一前一后、晃晃悠悠地骑到了库车县城。

  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回来后,我开始渐渐体谅每个鼓起勇气骑行在独库公路上的人。有人骑行是为了寻回真实的自己,有人是为了放下心中的愁绪,而对我来说,在独库公路上骑行,是为了感受一次“眼睛在天堂,身体在地狱”的人生经历。

  在去年那次骑行中,我绕过奇险的山路,亲触过高原之上的云雾;我在爬坡的暴雨中感受举步维艰;在俯冲的疾风中感受潇洒自在;在孤寂的公路上聆听生命的气息;在突发险情中体会友情的炙热……

  “给你一个月时间去骑车,回来再告诉我要不要辞职!”看完辞职报告的老板对我说。“得,那就回来再说吧。”我心里想着。回到家,收拾好背包,准备好自行车,约上好朋友阿威,开启了期待已久的独库公路之行。

  新疆的八月是夏天的尾巴、秋季的前奏。顶着暖阳,身边疾速掠过凉爽的风,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,刚开始,一路畅快飞奔。

  骑车到了玛纳斯县后,我的膝盖变得疼痛起来,有点后悔忘了带上护膝。虽然疼痛难忍,但我们还是坚持到达了石河子市。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身上时,我完全沉浸在这美景之中,膝盖的疼痛竟短暂消失不觉了。不得不说,大自然的魅力往往能给人带来神奇的治愈力量。

  2018年8月21日当天,我们要骑行90公里的上坡路,那是我们骑行过程中最艰险的一天。

  在距离630乌兰萨德克道班还有11公里时,暴雨忽至,瞬间把我们淋成了“落汤鸡”。眼看着四周都是山坡,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,我们便冒雨继续骑行,想赶到防雪隧道长廊内避一下。结果情况却出人意料,隧道内风大,把我们湿淋淋的身体吹得更冷了,我们只好继续前行。暴雨之下也没有往来的车辆,半路上,一位来自武汉的骑友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中。三人冒雨又骑了一段路后,遇到了一位卖玉石的大哥,他看我们湿淋淋的样子,就把他车里的玉石放到了帐篷里,让我们到车里去避避雨,取取暖。

  眼看雨渐渐小了,我们告别卖玉石的大哥继续向前骑行。武汉大叔因体力透支,落在了我和阿威后面。但等我们到了630乌兰萨德克道班,却看见武汉大叔早早到了,原来他因体力透支严重,中途搭了顺风车,而载他的司机就是那位卖玉石的大哥。

  难得再次相遇,卖玉石的大哥请我们在乌兰萨德克吃饭喝酒,相谈甚欢,临分别前,他还给我们送了几个大西瓜。

  骑行到第七天的时候,我们准备翻越最后一个达坂:铁力买提达坂。一到山口,我们就卯足了劲开始爬“七十二拐”的陡坡,谁料想天气突变,这雨说来就来了。我和阿威赶紧换上了冲锋衣,但等到我们把衣服换好后,雨却变成了雪。在新疆,八月的雪可一点不逊色于十二月的,洋洋洒洒的大雪,把我们全淋湿了。

  身上的衣服湿漉漉,迎面的风雪寒冷刺骨。原本同行的武汉大叔因为受不了风雪,先搭车走了。我和阿威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搭车,就顶着风雪继续爬坡。

  到了铁力买提隧道口,我的身体开始不停地发抖,手套里全是水,我们把手套拧干放在包里,使劲搓手,好让手暖和一点,能稍微抓住车把推车前行。

  过了隧道又是一个下坡。雨雪天的下坡路并不是那么容易走,我们走走停停三次,途中遇到一对自驾游夫妻,他们热情地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,表示可以带我们一段路,当时我们不想让自己的骑行之路有遗憾,就没有搭车。

  最后一次休息是在距离大龙池还有五六公里的地方,当时冷到我们整个人站都站不起来。我们把车停在路边,拿出仅有的一根烟,用烟的微火取暖。

  穿过阿艾村时,路旁的山峦从生机勃勃的绿色渐渐转为火热的红色,山体向一侧倾斜,景观非常奇特。疲惫的我们找了一处阴凉,靠着大树,感受眼前的云淡风轻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醒来时,一头牛正对着我们,嘴里咀嚼着我们的苹果。现在一回想起那个画面,我就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短暂的休息后,我们继续前进。途中遇到好心的哈萨克族大哥请我们到他家里吃饭,还有一阵稚嫩的声音为我们加油。我们穿过克孜利亚地貌的红色山峦,和庞大的卡车同行,奔波多时,我们终于到达库车收费站。

  刚刚骑过收费站门口,我的自行车车链再次断裂。之前断过一次,阿威用武汉大叔的工具帮我修好了,而这次不仅没有工具,链条也经不起再修,准备工作没有做充分的我们甚至连拉车的绳子都没有,阿威只能骑车去前面找绳子,最后捡了路边一条废弃的绳子。

  从收费站开始的七公里路上,阿威在前面拉着我,我们就一前一后、晃晃悠悠地骑到了库车县城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365jars.com/kuchexian/878.html